谢红红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言情小说网www.northalabamapmi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华砚问道:甜甜是不是蹲着不走了?挪都不会挪一下?

对!

好吧!华砚拉加拉链露出里面的棕色毛衣,手从罗槿的背后开始,环住了他的膝盖和腰部,乖乖蹲好不要动了。

罗槿不明所以:???

华砚这几年来的俯卧撑没白做,十分轻松的抱起成年了的罗槿,手臂上薄薄的肌肉也因用力显现出来,说好的不动的,说话不算数你就是小狗。

你!你!罗槿气的说不出话来,胸膛快速起伏着,冻僵了的脸庞蕴气一抹红晕。

不是害羞,而且气的。

大庭广众之下,华砚不要脸,他还要脸呢!

第108章 [最新] 番外4 华砚虽然看不见罗槿涨红的

华砚虽然看不见罗槿涨红的脸, 但红的滴血的耳垂近在咫尺,想看不见都难,逮着机会调侃道:哟!脸红啦?是不是热的慌?

华砚的外套敞开着, 把罗槿整个人包裹在怀里, 温暖的怀抱像是世界上最为保暖的取暖机, 给予暖洋洋的温度。

沉甸甸的重量不是负担,而是爱的包袱。

只是这包袱热爱嚷嚷, 吵的人耳朵像是被袭击了一般。

热个屁啊!小爷难道不要面子的吗?这是在学校!在学校你知道吗?几千双眼睛看着呢, 能不能留点脸面?

华砚!你他妈放我下来!

信不信我咬?

罗槿见他不为所动, 低头去咬环住自己的手臂, 嗷呜一口地咬了下去, 尖锐的小虎牙磨着皮肉,柔软的舌尖不管不顾地舔舐着。

妄想脱离华砚的怀抱。

柔软的温热的触感像是一阵电流,电的人心颤, 华砚抑制不住地抱的更紧了。

华砚痛嘶一声,以直报怨地咬在了罗槿红彤彤的耳垂, 学着他的样子细细研磨着。

罗槿十分的委屈:你他妈的!小爷我不干净了,耳朵都是你弄的口水!

不干不净, 吃了没病,我咬你耳朵都不嫌弃, 甜甜你竟然敢嫌弃我?华砚弯腰把人放了下来,转到面前对峙道。

闭嘴!罗槿扒着他的衣襟快速地吻在薄唇上, 仿佛这样就可以让人停下来,约莫过了几分钟之后才松开了手, 抬眸说到,不是嫌弃你。

只不过是想打死你个流氓!

说着罗槿扑到他的身上双手掐脖子,连人带自己一起摔在了草坪上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宠物诊所的故事

宠物诊所的故事

明月狐
周书扬,钟城垃圾三本市场营销专业,毕业既失业,为了响应国家号召,干脆创业吧,于是拿着家中拆迁款,准备在滨海新区开家宠物诊所。性取向男,纯1。司徒越,首都农科大动物医学院本科生,毕业后在首都买不起房,于是卷起铺盖,滚回老家钟城,准备找个宠物医院上班。性取向男,也、也是纯1。机缘巧合,俩1相逢,继而一拍即合:你出钱,我出技术,宠物诊所就这么被他们捣鼓出来了。某日,上述二人游荡到钟城知名gay吧彼岸花,
玄幻 连载 13万字
复读人生

复读人生

十三弦声
文案:沈路的年少时光里,有两个遗憾:一是没有好好学习,二是那天没有拦住喜欢的姑娘交个朋友。宋君白的年少时光里,只有两件事不遗憾:一是那天走进了那间传闻中混混很多的苍蝇馆子;二是鼓足勇气问到了“混混头子”的名字。后来十余年,各自蹉跎,被生活逼得一退再退。退到了绝路,命运却玩笑般把俩人又送回了最初的小镇。16岁,所有的遗憾都还来得及。
玄幻 连载 0万字
玄幻:我背负一座天机阁

玄幻:我背负一座天机阁

如风飞烟
风子墨穿越玄幻世界,获得一座天机阁,洞察天机,通晓世间万象;知谋过人,掌控天下风云。 天机老人:举全门派之力夺回我派神器“天机阁”! “你当我傻啊!明明写着天机阁。” “你才当我傻!你有阁还是先有你!” 风子墨:“他们好凶啊,我这不是天机阁,那是我的”烟雨楼” “天机阁,你吸它喵的,老子都被你吸干了!”风子墨破口大骂,天机阁当他是工具人啊,刚刚修练一点灵气,又被它吸光,还以为是虚虚公子。 山外青山
玄幻 连载 39万字